[美容師的故事]
 
我大概有個重要的活動前會去做一次臉,平均每季一次,只去找固定的美容師,已經有5-6年了。當初去是陪同事植睫毛,後來試試看做臉,一試成主顧。
 
美容院只有一間小小店面,非連鎖,不起眼的招牌,坐落在街坊巷弄的菜市場尾端,美容院的老闆兼撞鐘,是個樸實又沉默的中年婦女。店雖小,但做臉一定得預約,店裡一次只有一個客人,從時間緊緊的排著每個時段,得知他的生意不錯。
 
美容師從不跟我兜售產品、不叫我買課程、也不曾有過買十送一之類的活動、很少說我皮膚這樣那樣以後要常來、也不會問我私人問題。他似乎知道我不愛交際,我們鮮少聊天,我躺在暗暗的房間,一盞小小的燈打在我臉上,美容師戴著口罩幫我拔粉刺,房間內有微弱且悠揚的輕音樂,我在那樣的冷氣房中靜靜地睡著,成為我們一貫的默契。
 
我也在別的地方遇過別的美容師,按摩太大力他們說這是專業有人還故意叫他們弄大力一點,拔粉刺超痛他們說因為我太少做我粉刺超多這樣下去不行,也曾遇過鼻頭粉刺擠到眼淚流出來整個療程根本像在坐牢,或者痘痘擠的技巧不對直接噴血。做完一張臉,出門的時候泛紅、多了幾個傷口,那根本不足為奇。也曾去過連鎖店,店內裝潢總是高級,但按摩師常換,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自己喜歡的,可能下個月就不見了。
 
我躺在那小小的床上,菜市場美容師輕巧巧的移動他的棒針,那準確的施力點是他的錨,下壓的力道經過精密而精準的測量,粉刺拔出後俐落的按壓擦拭,然後迅速地找到下一個錨點,雖然看不見,落在我鼻頭上類似下雨的末梢刺激,像一首行雲流水的協奏曲。非常偶爾美容師會停下一陣,對付比較大又難處理的痘痘,有那麼幾次我緊張了,肌肉的線條透露我的焦慮,美容師柔聲說,會痛喔,忍耐一下。
 
做臉的二小時療程中,就屬拔粉刺最痛,某次我剛開始痛的時候,突然發現他已經做完了,額頭、鼻頭、兩頰、下巴,全都做完了。我在心中驚嘆,是怎樣的經驗值能達到這樣流暢的節奏,那已經不是技藝了,那是一種藝術!對於他的專業我感到無比敬佩與信服。
 
成為主顧之後,我的預約時間和一些蛛絲馬跡透露了我是老師,而且十分有可能是他孫子即將要上的學校,但他未曾開口。
 
我以為我會這樣跟著他天荒地老下去。
 
這個暑假,和往常一樣,我預約後準時出現,他笑盈盈的迎接我,我問這次會不會約太早,他說不會,他已經去做過運動,中午孫子會來。
 
躺下後開始簡單的卸妝和洗臉,就在此時店內的電話響起。店內電話永遠只有客人會打,他都簡單的講一下就掛掉,這次卻窸窸窣窣的停留了很久,把我晾在那邊。正當我疑惑的時候聽到一些較大的聲音:「XX醫生,一定要開刀嗎?」過了不久又聽到,「我知道,可是我真的很怕。」。
 
身為一個不愛探人隱私的小孬孬,覺得那個敏感時刻我似乎應該迴避,電話持續了十分鐘左右,我臉上蓋著毛巾,心裡想:我是不是該先離開?又想,等他回來後我是不是該說什麼?但要說什麼?
 
「還好嗎?」
 
美容師回復了他的笑容,卻細細碎碎的說起了他的過往,我雖看不見卻感受那綿密深厚的憂傷。這次的病和脊椎有關,是長期職業傷害和舊傷復發引起,第一次發病在30歲左右,當時店剛開、又有兩個小孩要照顧,隨便吃止痛藥過去,也曾看過醫生但一直找不出病因,年輕時身體還行,過了一兩年不藥而癒。
 
老了之後身體慢慢衰弱,當時的病又來,剛開始不以為意,以為多運動就可以,於是開始練氣功,捱了一陣之後又不行,開始吃中藥做復健。最近痛到不行了,去了三總看,醫生說是XXXX(我忘了),現在身體還行開個刀就好,美容師心裡害怕想換家醫院看,其實哪是想換家醫院呢?根本就是害怕開刀,後來到了台大,台大醫生名聲響亮,對於病人的心情他們無心照顧,說出來的話傷人也很不客氣,但不用開刀。
 
「人老了,我也不懂,只能看人臉色」。
 
「沒想到三總的醫生還記得我,剛打電話來跟我說一定要盡快開刀。」
 
(你老公人呢?)當然我沒問。
 
話匣子開了,她傾訴了他跌宕起伏的前半生。
 
美容師以前是專櫃小姐,穿著高跟鞋打扮漂亮就可以賺錢,業績也不錯,還可以學美容、修眉、化妝,沒想過轉行。直到結了婚生了小孩,人生卻突然遇到重大變故(他沒說但我猜跟老公有關),同行的人知道他缺錢,鼓勵他學做臉賺的比較快,帶著小孩分身乏術,只好將小孩寄養娘家,花了幾個月在台北學,學完之後馬上在美容院租了一個位置幫人做臉,那時一張臉只要250元,他的美容天份幫他在第一個月就賺了三萬,天無絕人之路,「我那時知道我可以靠著做臉活下去」。
 
最艱困的時候向娘家借了錢,他說他永遠忘不了娘家對他的恩情,開店錢開了現在這個小店,當時還身負房貸,他埋頭苦幹,只要有客人一定接,從早到晚都排滿,有時候人家指定要他,排隊沒關係,他也曾做到半夜。
 
「那些貴太太去逛街買東西,晚上睡不著就約11點做臉,我心裡苦但還是咬著牙做了。」
 
「有時好想抱著孩子去死,但我總是告訴自己:再做一天,再做一天就好,於是,日子就慢慢過下去了。」
 
話語中我察覺對於命運的無奈,但也看見一個女人因為有了一項才華,扛起家中重擔的堅韌與勇敢。
 
「雖然熬過來了,但我也錯失孩子很多重要的時光,他們也沒有讀很好的學校,而我也賠上了健康。」
 
人說戲如人生,此時在我眼前展現的這個女人的命運,是殘酷的嗎?張愛玲說:人生是一襲華美的袍,爬滿了蝨子。菜市場美容師隨處可見,他的生命故事卻讓我無語。而當時的我正規劃出國旅遊,我多麽害怕他問我最近去哪裡玩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開學後忙了,昨天終於又想去做臉。
 
打了工作室的室內電話,空號。我突然心頭一緊。
 
手機沒接,後來美容師打來了,沒想到他知道我是誰,親切的問候我唐小姐,他說他已經在九月退休,現在沒在做了,後來我問他近況,他說他開刀了,目前恢復得不錯,身體也健康,但時間也到了,該是退休的時候了。
 
我的心底惆悵但仍祝福他,這真是一段美好的緣分。
 
故事講完了,一個故事給人的啟示,不是在最後名言幾句就可一一道盡,我真心祝福所有我的朋友都能獲得幸福與健康,也願我們都能珍惜我們擁有的一切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aron2008 的頭像
sharon2008

雪人糖果小舖

sharon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