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天逛街我看到了一整排的小背心,紅橙黃綠藍靛紫都有,隨意瞥過竟然想起了真,他是不是就缺這件衣服?

我站在那裏踟躕了10分鐘之久。

一來我不知道她的尺寸,二來送人家衣服會不會讓他們家的人有被施捨之感?

想了很久我還是買了,隔了週末遇到他的那天,剛好遇到寒流,他當天的衣服是一件長袖T恤和一件運動外套,我拿給他時他露出興奮的表情,竟然說那我馬上去換~~!!

隔了五分鐘,他回到我的面前,長袖T恤脫掉了,換上我送的小背心(很薄夏天也可以穿的那種),運動外套拉鍊拉到胸口,可以露出一點點小背心的樣子,現在是怎樣成為穿搭文就是了...(茶)

我看他興奮的樣子,心想著年輕真好不怕冷老衲羽絨外套都穿上了鼻水還一直流,原來少少的錢就可以換一個小女孩的微笑。

但看倌們也不用太感動,說以後多買衣服給他幹嘛的,我畢旅的時候拿到廠商送的帽子,要給真他還嫌醜(廠商真是不用混了至今我只有看到男老師在戴)。

希望真能保持現在的童心,一直帶給別人歡笑與熱情。

 

接下來就是另一個故事了,他叫做玲,是個完全不同的女孩。

玲四年級的時候被我教過英文,六年級被我教健康,成績非常好,四年級的班屬於單純可愛型,全班樂於回答和參與,玲與我的互動也好,六年級的那個班屬於團結歡樂型,班上凝聚力強,上起課來也很快樂。

但玲不知道長大了還是怎樣,六年級起我常感覺他在打量我,對於成績更是錙銖必較,某次考試的某個大題我沒有上到,他就跟導師抱怨因為沒有上到讓他得到低分,從此之後對我就產生許多不滿,並表現在行為言語行為上,常讓人感覺不寒而慄。

直到六下我才聽到他的故事。

玲三下的時候父母離異,媽媽離開台北到桃園一人生活,三姐弟的監護權屬於爸爸,媽媽過的很辛苦,與玲見面的時間也被限制,玲是個懂事的小孩,在班上沒有任何人知道,甚至連導師都在四下的時候才發現此事,但玲一直覺得父母的離異是自己表現不好不乖,對媽媽有虧欠感,自此之後她的人生唯一可以榮耀母親的方式就是成績,在他10歲的那一年他就決定要上北一女台大,這樣才不會對不起自己的媽媽。

(天阿我10歲的時候在幹嘛? 抓蝴蝶嗎??)

某個下雨的放學時間,我在幼稚園遇到玲,他在幫一個小女孩穿雨衣,一問之下發現原來是他的親妹妹,他細心的模樣活像是個小媽媽,而幼稚園的妹妹閃著亮亮的眼睛看著我,玲跟妹妹說"說老師再見",妹妹用童稚的聲音說"老師再見",然後他跟我揮手消失在走廊,那一刻我覺得為什麼這個六年級的孩子要承受這樣的命運?

穿雨衣事件之後,玲似乎又將我的地位拉回值得尊敬的老師,他比較常笑了,上課也偶有回應。

最後一次上課時,我問他之後要去哪讀國中,他說了一所附近最嚴格的中學,我說"那邊雖然升學率高但壓力很大喔"

"我知道,我也有心理準備了,而且我本來就沒有要自己很輕鬆,我不想懈怠"

畢業典禮這天,她盛裝打扮,編髮之後出落得又端莊又大方,光是我看到的獎項就上台了三次,當然他還得到市長獎,也就是國小階段的全班第一名,我很替他高興,唯一希望的就是她能更快樂。

 

這就是,二個台北小孩的故事。

女孩們都各自擁有自己的命運與秘密,真與玲未來勢必走向不同的人生,但他們在我心中,永遠保留著畢業那天最燦爛的笑容。

P16-06-12_10.47 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aron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