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受動物攻擊的傷亡比例來看,熊的攻擊性就顯得低了。每發生一起人死於熊掌的意外,就有八個人被蜘蛛毒死,13個人被蛇咬死,34個人被狗咬死,90個人被蜜蜂和黃蜂螫死,190人被雷擊死。由此可知,熊不是最危險的。

你別小看紮營這件事,他可是關係著人命呢!

選擇營地得看風向、看水文。好天氣時得特別小心,因為山裡的天氣說變就變,誰知道夜裡會不會冷不防颳起大風、下起大雨。要是把帳棚紮在風口,外帳就很容易被吹走;紮在水道上,水灌了進來,睡袋濕了,很容易失溫而死,這可比遇到熊還慘呢!

我們都怪別人跟自己合不來,抱怨這個人不好,埋怨那個人不瞭解你,可是想一想,自己跟別人又何嘗合得來呢? 朋友都說我是個怪人,原本我還不覺得,經過這一程後,我開始相信自己真的有點怪。

你說:以前我獨自走時,每當看到美麗的景色,我心裡便想著,要是你也能看到,該有多好?

我要你看到樹葉上的嫩芽,野地裡的小花,鳥兒身上的羽毛,我要你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人類已創造歷史為榮,很多歷史對大自然卻是一種傷害。少一些人類的歷史,大自然或許更寧靜自然。

印地安人喜歡微風拂過池面的輕柔細語,以及被午後陣雨洗淨、松翼薰香的風之味,這種寧靜恬適之美,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是享受不到的。

陽光顯然不是英國的常客,英國人卻很少抱怨。據說有一次蕭伯納到上海時,天氣由雨轉晴,大家都說他運氣好,見到了太陽。他卻幽默的說,是太陽運氣好,能在上海遇見我。

梭羅說在古希臘的傳說裡,無弦琴並無弦,只要風動就能發出聲音,不過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聽到的,只有內心純淨的人才能聽見那美妙的聲音。世上並無無弦琴,梭羅所要傳達的,是傳說背後那份回歸自然的重要。難怪他一再強調,只要在森林中一沾春風的喜悅,就不難領悟何者才是文明的指標。

荒野的時間是靜止的,時間的荒野則是靜默的。

我默默想著,是無邊無際的荒野給了時間流動的空間?還是漫長的時間給了荒野變化的舞台? 還是在那個午後,我的心中沈靜的能感受到自然界的變化?

我不急著找答案,只想在時間的荒野中,靜靜的看著時間悠然流過。 

 

「你聽,雪打在帳棚上,很輕,很好聽」

我沈靜下來,靜靜聽著。

我豎起耳朵聽著。

我聽見雪的腳步了。

 

長途健行是一種自我沈思,一種心靈的沈澱。相較於城市生活的忙亂、喧囂,山野給人的是一種清新、原始和寧靜的自我空間。

 

吃完午餐後,你躺在草地上小睡,我則昂頭看著天上的雲。在等待中,我的目光飄移到你那熟睡的臉龐上, 你的額頭曬的紅咚咚的,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aron2008 的頭像
sharon2008

雪人糖果小舖

sharon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